搬砖很忙,不在


    —也曾偷吻你外套,意淫肌肤赤裸的味道

熵心

鬼杰,送要好的朋友我就随便写了。

请 勿 上 升 于 真 人

什么样?小鬼没话找话,他真的有够无聊了,言语没有顺序,嘴巴咧起来,笑。好无聊,他都不知道自己讲什么。他说杰哥,他长手长脚,还小的样子。他说杰哥,我好无聊。

 

朱星杰的眼睛从屏幕移开,又回去,手指托着进度条倒退。他看见王琳凯更年轻的模样,鲜死了,一股朝气,词很俏皮,不是自己的。但远没他紧张。小鬼凑过来,划拉到后面。他说,哥——你好嫩啊。好色。为什么五官长这个样子呢?眼睛是眼睛,嘴巴是嘴巴,凑在一起就变成你。你好累啊,我觉得我不如你,我感到挺羞愧的。我尽量不...

不只是甜妹

凯柠凯,无差。

听一下吧:Crush-陈粒

凯莉和安莉洁的爱是湿漉漉的酒精棉擦过创口带出来的一串闪电,众多星系连在里面被包容着,暂时没有歌词可以去形容这种感觉。她写了一篇日记给安莉洁看,题目是:记:困到吐。安莉洁不太喜欢她乱用标点那套。她说哎?这时候还在下雨,晚上,滴,滴,嗒,嗒。凯莉说,你可以隨意拿我的東西讓自己開心,我也會拿你讓我開心。

 

我其实也喜欢一个女人,真的喜欢。她有时候偏爱装嫩,穿小孩儿衣服,我惯着她。但大部分时间她是做她的耳鼻喉科医生的。她管着五官。她能耐可大,她温温柔,她在第一次见面就迷我。她没主动。我自己把自己献上的。她凭什么借着医生的身份触碰我?把我一...

越洋情书

我渴望能见你一面,但请你记得,我不会开口要求要见你。这不是因为骄傲,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无骄傲可言,而是因为,唯有你也想见我的时候,我们见面才有意义。

夏季会发生

慾 感: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