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季会发生

回忆录

雷安

雷-狮。安迷修轻轻叫了,中间夹着短促的音节。他今天刚刚想好久没见他,怎么这么久,比赛地图真的好大。往常是怎么碰见的,隔了三棵树产生的绿油油,扭身,转头,眼睛余光看见对方。紫色眼睛,蓝白帽衫,头巾尾巴飘飘,带着一溜儿尘土的味道。他看见他,然后咧开嘴巴,露出尖尖的牙。牙齿无论如何也不会给人太大恐惧的,一层牙釉质明晃晃的乳色软化过齿尖,只剩下锋利的温柔。你去了哪里?

撸串。雷狮讲。身上似乎还带着落日赠送的醺醺然,嘴角一道红印拉很长,有签子的模样。

呃,一整天啊?

那不是要吃死。怎么。

没什么,我错了饭点。

噢。雷狮开始将一只手背到身后,应出声。猜猜我拿了什么?

反正不会是...

慾 感:肉

有时犯规

雷安。你迟到的粗糙生贺(其实是推歌集),我本来想写你更感兴趣的,发现不方便代入设定,希望你喜欢! @野烬 


时至今日,雷狮仍然将他的乐队与恋爱混为一谈,他讲故事讲得乱七八糟。他说:当初我们决定驻唱这个酒吧,是没有特殊原因的。给的钱够多,并不鱼龙混杂得叫人恶心,很不错。我这样想,我的弟弟也是。他一脸啪嗒啪嗒的雨色,说就这家啦。我答应下来。我的弟弟,高中生,我讲他有两个选择,跟着我,搞自己开心的;或者好好学习,像普通人那样,努力,努力,出人头地,然后做自己。他很贪心,选了两个,真的有够疲累。但是我没必要替他高叹辛苦。我说好,继续努力。

我们在这个酒吧奏曲,唱别人的歌。绿...

殺雲可以眨眼多少次?

p1原片,最后1p调得不太好。

711

仙流,我的小学生旧文,凑热闹。

“仙道——!”流川叫住他。

仙道顿了顿步子,继续往前走,把后背留给流川。
流川冲上去揪住他后领,拳头就往脸上招呼。仙道冷不防挨一下,连忙护住自己的头。他在这方面确实不如流川,流川因为个性打过不少架,所以只能勉强护住自己。

这混小子下了狠劲儿啊,仙道心想。半边脸疼得僵。流川抬起腿踹了他一脚,让他差点半跪下去。他也被激得有点怒气了,不太能包容流川。

不,应该要理解的,但那也不能说明什么。那帮命运狠心拦着,凭他俩的能耐,要么老老实实待在日本,要么从此放弃。放弃都是屁话,他明白流川对篮球的想法,正是这样,他才明白流川的怒气。

凭借一点点优势,他制住流川。流川打得...